前言 我的第一次“撿煙蒂”來自2017年人民幣的一次大幅貶值。我在《我今年年初如何蒙對了人民幣的升值然後又做了什麼》一文中粗略地描述了我當時的心路歷程和最終的結果。當時我剛學習投資,對宏觀因素基本靠猜,幸好靠運氣賺到一筆小錢。 今天,也就是6年後,面對美國的加息週期,我又能否撿到煙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