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in 0

全球加息環境與撿煙蒂策略

前言 我的第一次“撿煙蒂”來自2017年人民幣的一次大幅貶值。我在《我今年年初如何蒙對了人民幣的升值然後又做了什麼》一文中粗略地描述了我當時的心路歷程和最終的結果。當時我剛學習投資,對宏觀因素基本靠猜,幸好靠運氣賺到一筆小錢。 今天,也就是6年後,面對美國的加息週期,我又能否撿到煙蒂?
Read More
1 min 0

我今年年初如何蒙對了人民幣的升值然後又做了什麼

2017年1月,我從投資資金池中挪出20%港幣現金買入人民幣。按當時港幣賣出匯率0.89和人民幣現金理財產品年利率4.3%算,至今回報為8%。其中人民幣匯率以9月0.833算。現在回顧一下我是如何蒙對了人民幣這一輪的升浪。 回顧2016年下半年,全球最重大的政治事件之一應是美國總統選舉和特朗普爆冷勝出。此前英國剛剛完成了具歷史意義的退歐公投。脫歐派爆冷勝出,英鎊應聲下挫10%。緊接著全球股市下滑,然後又在一周時間內幾乎恢復。其中比較有意思的是美國股市,自次貸危機美股開始反彈以來,其股市指數基本平穩上漲。即使特朗普爆冷上台,美股亦不跌反升。變化無常的特朗普雖多次表明要制裁中國,但最終還沒看到打擊性措施出現。同時特朗普選舉時聲稱要讓美元升值,成為總統後卻多次表明美元弱勢是件好事。另一邊廂,中國自從經歷了2015年“大時代”的恐慌和811匯改,經濟L型發展已得到國內共識,2016年下半年用電量回升也顯示中國經濟開始站穩,李克強總理甚至在2017年3月的記者會上很有底氣地說,中國經濟硬著陸論“可休矣”。 至2016年年底,美元兌多數貨幣都在下跌,但兌人民幣幾乎沒有升跌。這原因可能是,中國經濟遠沒站穩,短暫反彈只是為了進一步的下跌。也有可能,市場的趨勢讓人民幣延續弱勢。如果是前者,我認為人民幣繼續下跌的幅度有限,人民幣從開啟下跌窗口後已經累計下跌了超過10%,從經濟數字和我在中國大陸生活的體驗,中國經濟遠沒有差到如此地步。其次,中國正推動自身成為亞洲大陸霸主。其中人民幣國際化是其達到此目標的重要戰略之一。人民幣國際化意味著他國需要長期持有人民幣並以此交易。因此,中央並不希望看到人民幣下跌,否則交易者不會願意持有人民幣。如果是後者,人民幣將出現報復性反彈可能。 當商品價格遠低於價值的時候,價值投資者的買入機會出現。我認為可以押注人民幣升值。即使判斷錯誤,我認為也不會帶來重大虧損。於是將港幣兌換成人民幣。其時大陸出現一種風險幾乎等於銀行定期存款但可隨時提現的以支付寶餘額寶為首的現金理財產品,我將換來的人民幣全買入這些現金寶寶類產品,然後等待。 終於,中央提出在人民幣中間價公式中加入逆週期調節因子。這逆週期調節因子主意是要讓市場左右匯率的效率弱化,從而減少人民幣波動的幅度。此舉一出,人民幣就開啟了上升通道,開始隨美元的跌勢上漲,甚至慢慢補回之前落下的份額。
Read More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