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中國進入人口負增長拐點 你還想生嗎

客觀因素

中國國家統計局在2023年初公布,中國2022年出生人口為956萬人,死亡人口為1041萬人。人口比上一年年末減少85萬人。這是中國近幾十年來出現的首次人口負增長。在這之前,中國已取消實施幾十年的一孩政策,並強推三孩政策,以刺激人們生育。同時,有研究指出,全球人口到2043年即會見頂。峰值略高於80億。

很明顯,全球人口增長放緩。作為人口大國的中國也正步入人口負增長。客觀因素可能是2022年中國嚴格的疫情管控措施以及整體經濟下行帶來的金錢壓力,導致大部分原來計劃生小孩的夫妻延後甚至放棄生育。要知道,孩子出生是需要在媽媽懷裡10個月的。也就是說,2022年的出生率是由2021年決定的。那麼,2023年的出生率,由於2022年的情況,很可能也不會好看。

幸福的人

對某些人來說,為人父母是必需的。這種觀念可能是來自他孩童時期受到的父母或祖輩的教養,並在歲月的磨練裡成為他的某種潛意識。當他需要在第一層次思維尋找答案時,往往這種潛意識起主導作用。也可能他身體裡的自私基因,為了人類的基因得以在載體複製和延續,而促使他生育下一代。

這種近乎生理性的需求,就像我們挨餓了幾天,或48小時沒睡覺,只需要吃哪怕是一碗白飯或睡半小時,也會由於多巴胺的作用,而獲得極大的滿足。

生育的動機

Fogg行為模型從動機、能力和觸發條件三個要素嘗試解釋人的行為。

就是說,一個人的行為要發生,他必須有足夠的動機、有能力、並且被觸發去做這個行為。所有行為的發生一定是這三個要素同時都湊齊了。

其中,動機是促使人去做某件事情的首要考慮因素。那麼,“我們為什麼生育”,就成為“是否去進行生育”這個行為的第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

  • 生育,或者叫人類的繁衍,是人類得以在地球生存和發展所必需的。給予人類可能是最大滿足感的性行為就是為了促使這種繁衍的發生。為了使人口不至於減少,一對夫婦應該生2-3胎才合適。
  • 社會輿論支持生育。一個集體能夠維持和發展,除了既有的生產力外,還需要源源不斷的新生生產力。作為社會人的我們,由於群體效應的影響,我們傾向於做大家希望我們做的事情。例如,我們在等巴士時會排隊。這並不是因為我們想排隊,而是一種社會的力量驅使。
  • 個人幸福感的來源,其中一部分來自生育。基於人性和社會群體效應的正面作用,讓我們在進行生育行為時得到廣泛認同,從而促使我們感到幸福。巴甫洛夫反射模型告訴我們,當狗將鈴鐺和食物聯繫一起後,促使狗流口水的,只需要是鈴鐺即可。
Fogg行為模型

反之,當人們嘗試不遵從社會的普遍行為準則行事時,很可能會迎來反撲。如果你到了適婚年齡但還是單身,你會被認為無法吸引異性;如果你結婚了但還沒生小孩,你會被認為不育;如果你生了一個小孩,但還沒生第二胎,你會被認為是導致全球人口下降的人。

接受大眾的主流意見被認為是安全且最省時省力的,但主流意見不一定是正確的,至少不一定是無時無刻都正確。理性的人,應該對每一件,尤其是大部分人都意見一致的事情,給予足夠懷疑的態度。

理性的選擇

隨著社會的發展,尤其當中國人越來越接受西方文化的影響後,在很多方面越趨個性化。主流意見有時並非就是他們的行為準則,有時他們還喜歡反其道而行。但為了反對而反對同樣不會帶來理想的結果。

正如我曾經聽過一則笑話:一個出生在美國的男孩被父親問道,你長大後想做什麼?男孩很自信地回答說想當美國總統。

我們看待事情往往傾向於二元思維——非黑即白。但這個世界很多事情都是非常模糊的,導致二元思維嚴重地阻礙了我們的思考。費馬帕斯卡系統告訴我們概率的重要性。這裡不是說那個美國男孩不可能成為總統,而是要理性分析他能成為美國總統的概率。

任何人,若果受到足夠的教育和具備社會人的特性,他都應該同意,生育下一代是我們回饋社會應付的責任。但最終是否成事,還需評估我們的能力。

  • 評估你和另一半的身體情況。由於年齡、身體素質、缺陷基因等因素,對自己和下一代造成風險的身體情況,是你需要重點考慮的情況。
  • 夫妻感情不要太差。如果夫妻雙方感情很差,例如長期吵架甚至暴力相待,那生育下一代後,可能會引發更嚴重的矛盾。因為你們之間將有更多可以吵架的素材。
  • 家庭裡是否有足夠人手照顧小孩。照顧小孩,尤其是小孩上小學之前,可能是最耗費精力的時期。如果在這個時期缺乏人手應付,則小孩很難得到妥善照顧,並為往後的成長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
  • 經濟能力是否可以。生活簡單來說就是衣食住行,生小孩其實也是一本經濟賬。如果夫妻兩人都在工作,但收入卻僅僅能滿足兩人的花費,那生小孩必將明顯降低其生活品質。另外,若經濟突然出現下行,加上運氣差點如夫妻一方突然沒了工作或長輩大病了,那很可能是滅頂之災。
  • 發自內心喜歡小孩。那些生三個小孩或以上的家庭如果不是基於某種傳統的迷信,那肯定是非常喜歡小朋友。真正喜歡小孩的人,會在小孩吵鬧搗蛋的時候,不至於施予過於負面的情緒甚至暴力。他們的記憶裡,小孩的印象總是美好的。
  • 願意放棄個人生活的程度。想想你是否喜歡家裡熱鬧(或吵鬧)的感覺,且不介意因此而放棄原來的生活品質甚至私人生活。相反,一些夫妻因為不喜歡小朋友或不願意放棄個人生活,而選擇丁克。
  • 外部環境的影響。這裡說的外部環境相對比較廣泛。它們可能包括:夫妻的長輩能否給予支持,如人力和金錢上的;所在政府或群體能否給予支持,如加拿大的“牛奶金”;新冠疫情可能對新生嬰兒帶來的生存風險等。
  • 二胎甚至三胎的必要性。對於已經正在養育一胎的父母來說,他們需要考慮的是二胎甚至三胎。一些客觀觀點認為:生一個剛剛好,生活不至於變差太多,大家的活動空間也足夠。另一些觀點則是:只生一胎會在意外失去小孩後無比痛苦的。為了避免這種痛苦,所以要生二胎。這種觀點讓人錯誤以為第二胎是備用的,二胎失去其中一個就不會痛苦。

沒有放諸四海皆准的答案

生小孩從來都不是指標。只要自己不願意,沒人可以逼你做什麼。生孩子本來就是兩個人的感情到了一定程度自然而然的產物;生孩子也不是講究數量而是質量,把一個孩子好好養大,給他好的(不說最好)物質和精神條件,難道不香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