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那麼艱難還要生小孩?一個父親給年輕夫妻的建議

背景

作為一個三歲孩子的父親,我最近開始思考孩子的未來。為人父母,我們到底希望自己的下一代未來會怎樣?他們如何才能在這個美好又殘酷的世界生存?孩子的未來只是為了基本的生存嗎?還是要實現馬斯洛需求層次模型中更高層次的需求?他們來到這個世界是帶著自己的目的的嗎?還是活在上一代的陰影下,過著別人想要給TA的人生?

這些問題沒有一個放諸四海皆准的答案,但不會妨礙我去尋找。今天,我企圖用是否能給孩子帶來幸福為準則來思考這些問題。

英國哲學家波特蘭·羅素在《幸福之路》一書中,對幸福的人的描述是:“一個幸福的人,以客觀的態度安身立命,他具有自由的愛和廣泛的興趣,憑著這些愛和興趣,同時憑著它們使他成為他人的愛和興趣的對象,他獲得了幸福。”

一個幸福的人,TA的幸福應該來自內部和外部的。外部的影響固然重要,但內部的影響才是決定一個人是否感到幸福的關鍵因素。從這個角度看,幸福是相對簡單的。TA只要有正確的信仰,並憑此追求自由的愛和廣泛的興趣,幸福自然會來敲門。正確的信仰是相對廣義的。愛是非常含糊但具體的一個詞。它無法被解釋,但非常容易被體會。廣泛的興趣是愛的具體化。例如你對爬山有興趣,那肯定是因為你喜歡爬山。能滿足這些的人已經得到了一半的幸福,另一半則憑藉這些愛和興趣得到別人的尊重。獲得同伴的認可是幸福的另一個象征。

生與不生

我想沒有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不幸福的。只是父母自己可能不知道怎樣給孩子帶來幸福,或許他們自己本身就是不幸的,並企圖希望通過誕下孩子,為破碎的婚姻帶來幸福的希望。事實上,作為婚姻的結晶和家庭關係的紐帶,生兒育女確實有希望能增進夫妻感情。如果婚姻是人生必須經歷的階段,那麼生兒育女則是完整婚姻的關鍵部件。它讓婚姻得以變成家庭,讓夫妻關係從毫無血緣關係,變成產生羈絆。但如果其中一方希望丁克,另一方則不得不承受更大的代價了。TA需要負起艱難的養育兒女工作。在這種情況下,孩子也許會成為矛盾的導火線。

假若夫妻雙方都希望生小孩,而他們確有此能力的話,那麼什麼時候生孩子則純粹是時機問題了。有些人可能不小心為之,有些人則按計劃行事。假若他們的父母能幫一把,那夫妻主要肩負的是生下來的工作,養育的工作則將得到爺爺奶奶的支持,甚至母親在生下胎兒且身體恢復後,可以重投職場。此時夫妻雙方更需要應付的可能是婆媳關係。但現在的爺爺奶奶很多已經不希望承擔養育孫子的工作,他們不希望重複幾十年前的噩夢。年輕的父母對爺爺奶奶的上一世紀的養育方法也有諸多不滿,從而促使這套方法有點行不通。

香港通過招聘低廉的外國家庭傭工來化解這方面的問題,讓夫妻可以在兼顧家庭的情況下,為社會提供充分的勞動力。這種措施在中國大陸則難以實現。如果沒有上一代的支持,夫妻可能選擇丁克,或者需要其中一方放棄工作才能照顧小孩。雖然中國政府近年在努力推廣二孩甚至三孩政策,但民間生育率並沒有獲得有效提高。

2021年全年出生人口1062萬人,死亡人口1014萬人,凈增長48萬。據此前國家統計局的數據,2020年人口增量204萬人,2019年為467萬人,可見2021年人口凈增長48萬,大幅低於前兩年。

至於小孩該生多少個,則沒有一定的準則。對於發達國家來說,人們越來越不願意生小孩。儒家文化國家韓國和日本的出生率都是世界倒數。我身邊的朋友大多數只生一個,少數有生兩個的。偶爾聽說有選擇丁克的,但從未聽說有選擇多生幾個的。造成少生小孩的原因是什麼?我至今沒有找到一個令人信服的說法。

全球生育率地圖

有關生小孩的迷思

現在生小孩,有很多的迷思。它們可能是傳統觀念帶來的。這些傳統觀念在舊世界可能是正確的,但在新世界卻好像不再管用了。

一戰法國英雄貝當將軍通過防禦戰略戰勝德軍,並據此修建的馬奇諾防線,卻在二戰德國的閃電戰面前形同擺設。

法國與德國邊界的馬奇諾防線

很多選擇生小孩的父母都認為,那些選擇丁克的家庭最終都會後悔的。由於年齡太大的關係,他們沒法再要小孩了。這種說法聽起來是合理的,但這實際上是機會成本的問題。這些選擇丁克的人是以失去天倫之樂為代價從而獲得夫妻長期的二人生活樂趣。類似的情況可以發生在選擇事業而放棄婚姻的人,或是午餐選擇吃麵而放棄吃飯的人,都是個人選擇問題。

以前生活這麼艱難,大家都生六七個。現在生活舒適了,大家卻不生了。從絕對的物質生活來衡量,現在我們的情況確實比以往更好了,但生命以負熵為食,當個體化程度越高,則集體性程度越低。當社會強調自由競爭和財產私有時,除非多生小孩能提升自己的競爭力和財產,否則他們會選擇少生或不生。這方面加拿大通過諸多福利和教育鼓勵人們生育。從懷孕津貼到育兒津貼,以及整個社會都對有小孩的家庭傾斜。這種做法實際是讓不生育的人為肯生育的人補貼,從而保證國家整體的生育率維持在一個相對健康的水平。

如果頭胎是女孩,二胎很可能是男孩。很多父母生二胎甚至三胎往往是基於家中要有兒有女的考慮,從而湊成一個“好”字。但字面上的寓意真的能實現嗎?首先從概率上來說,生男生女的機率都是50%。它不會因為你第一個生了男的,第二胎生女的機率就會增加。即使這個機率由於其他某些原因提高到55%或60%,但真正能實現的難度還是很大的,因為個體的基數實在太小了。連續多次擲出同一面硬幣的情況經常發生,但不改變統計學上硬幣正反面的概率是50%。其次,在這種美好想法下,如果預期落空的話,則會出現失望的情緒。查理·芒格在回答如何才能幸福時,就說出我們需要降低自己的預期。而不理性的高預期往往是不快樂的源頭。

生一個小孩的成本是1,但生兩個不是2。生小孩無疑是需要成本的,而生兩個或以上則由於規模效應而成本得以大幅降低。這說法的對錯取決於這些小孩的“可產品化”程度。假若這些小孩都是截然不同的,那麼邊際成本將很高。即使他們很類似,成本也難以得到大幅壓縮。簡單的說,雖然是粗略的估算,但生兩個小孩的成本應該是生一個的成本的2倍乘以正負5%的誤差,即你生二個小孩需要的成本在1.8和2.2之間。但無論如何,生第二個小孩為家庭帶來的壓力將是不可忽視的。

生一個小孩的快樂是1,但生兩個是2。會考慮生一個以上小孩的,無疑認為生小孩是幸福的。但這種幸福程度是會被大大削弱的。很簡單的例子是,在炎熱的夏天,能品嘗一口雪糕無疑是非常快樂的。但第二個雪糕給你帶來的快樂無疑遠遠低於第一個。在人體中產生快樂感覺的多巴胺是有耐受性的。

多生幾個,兄弟姐妹可以互相扶持。如果從小給小孩灌輸兄弟姐妹之間應該互相幫助、互相扶持的觀念,他們確實有可能成為各自之間的羈絆。但不排除兄弟姐妹之間會成為冤家。想想那些影視作品中有關兄弟相殘的情節吧,雖然很多有誇大成分,但卻具有一定的參考意義。簡單而言,我們其實是用眼前的辛苦換取未來兄弟姐妹能夠互相扶持的可能,這其實是一種風險投資。

只是分工不同,並無貴賤之分

中國傳統觀念是男主外女主內,因此照顧孩子的工作大多數會交給老婆,老公則在外工作賺錢養家。這種情況很容易導致女方在家中的地位被貶低。由於家庭經濟支柱來自男方,而女方沒有經濟來源且需要每個月向男方索要,這就導致女方處於被給予的弱勢局面。有些家庭採取老公每個月發的工資一律全數上繳的措施來平衡這種關係。但除非女方懂得理財,否則他們很可能陷入雞娃的攀比中,並將太多的金錢投資在兒女身上。從而導致數十年後,自己還是沒有一點積蓄。甚至女方如果喜歡化妝打扮的話,則金錢會更顯不夠用。把錢留在男方身上也不顯得會有更好的結果,因為在這個物質的世界,能花錢的地方實在太多。例如僅僅為了方便兒女和老婆週末去玩就花錢買車就是非常不理性的做法。現在買車便宜養車貴,而且網約車這麼方便,哪怕每次出行都叫車,後者都是經濟上的更優解。但無論如何,夫妻雙方都應該有一個共識,現在這種情況只是當初討論後的分工結果。即男方賺錢,女方養家,男女雙方按自己擅長的方面為家庭做貢獻。男方不應該因為對另一方不滿,就企圖用金錢封鎖來迫使女方屈服;女方也不應該過多要求男方肩負照顧兒女的責任。假設由於工作關係,男方現在在非洲做工程賺錢,女方就不應該要求男方每天下班回家做飯和教小孩做功課了。

必須贏在起跑線?

現代社會,小孩被宣傳為天之驕子,只要父母提早教育小孩,他們就能跑贏起跑線,從而成為終點的冠軍。實際上,這些專家放大了家庭教育和教育資源的重要性,但刻意忽略的孩子的聰穎程度和差異性。其實每個小孩生下來,雖然樣子都差不多,但差異性其實很大的。鼓吹平等為普世價值的美國曾經非常推崇優生學——即鼓勵優秀的父母多生兒女,以及對幼兒時期測試為天才的孩童重點培養。無論是理論還是事實,在記憶和邏輯思維方面突出的小孩更容易取得優秀的考試成績。大多數學霸從小學的時候就能看出來,少數學霸在中學的時候突然覺醒同樣可以取得很好的成績。

優生學

雖然孩子具有差異性,但儒家國家的教育卻非常單一。作為父母,應該努力辨識自己的孩子是屬於學習能力的正態分佈的哪個區域。大多數的孩子都會處於中間區域,即平凡的大多數。這些小孩的父母應該理解孩子的成績處於中游水平是十分正常的。如果過分迫使小孩取得好成績,則有可能出現反效果。其次,父母應該在自己時間和金錢允許的情況下,努力培養小孩對世間事物的興趣。人只要堅持長時間重複一件事情,他就很有可能取得令人滿意的成績。而重複是枯燥的另一面,只有對這件不斷重複的事情帶有發自內心的興趣,才有可能甘於枯燥並堅持下去。由於喜歡,所以逐漸擅長;由於擅長,所以更喜歡。正反饋由此產生。

正態分佈圖

根據霍德·加德納提出的多元智能理論,人類的智能潛力至少有八大類。如果小孩在除傳統考試外的其他方面,有天才般的表現,比如特別擅長運動、音樂或社交,父母就需要考慮是否支持小孩這方面的天賦。因為這些才能往往難以直接轉換成考試成績,但他們對孩子未來發展甚至成年後的工作可能都非常重要。例如社交能力好的人,在長大後從事銷售或做老闆,都能更容易成功。

接受怎樣的教育?在哪裡接受教育

東西方教育孰優孰劣一直是家長們爭論的話題。我在讀書的時候,曾經聽到有家長舉家移民到澳大利亞陪小孩讀書,就是為了避開香港的填鴨式教育。但西方的教育真的好嗎?快樂教育最終真的能讓孩子快樂嗎?人生漫長,孩子並非我們的全部,TA只是家庭的一員。孩子長大後也會離開這個家,組成屬於他們自己的家庭。我的意見是,沒有必要對小孩的教育給予過多的傾斜。即,沒有必要追求給小孩提供最好的教育。家長在給小孩提供教育的時候,應該綜合自己的經濟條件、生活水平和能力範圍,給予小孩力所能及的幫助。過於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最終更容易弄巧反拙。

如果TA是來自大山的孩子,那麼就讓大山給TA教育。如果TA是來自湖泊的孩子,那麼就讓湖泊給TA教育。家長的工作,是保證孩子能正常接受教育,並在孩子遇到難題的時候,給予正確的指引。最終能否成才,其實有很多因素決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