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脆弱性?!用槓鈴策略穿越牛市熊市

百年一遇的洪水可以突然奪走幾百甚至上千人的生命;每天走過的小道因為突然倒下的大樹被奪取生命;昨天還是年薪百萬的打工人今天卻突然被裁。這些從新聞報道中出現,甚至發生在自己生活中的例子,都不斷告訴我們,這個世界充滿了意外。

香港大樹壓到校車

為何在數學上發生幾率不到0.001%的事件,會不斷發生?《黑天鵝效應》和《反脆弱》作者塔雷伯告訴我們,低概率的黑天鵝事件必然會降臨。脆弱的人,會因為黑天鵝事件而遭受滅頂之災。只有具備反脆弱條件的人,才能避免在意外中被傷害,甚至獲益。

尼采說過:“但凡不能殺死你的,最終都會使你更強大。”這就是反脆弱的典型例子。具備反脆弱特性的人(也適用於動物、物質等),可以在黑天鵝事件中得到的比失去的多。其潛在收益大於潛在損失。我們不難發現,更多的收益與可控的損失兩者相加後得到的,將是正收益。這些人在普遍認為造成巨大損失的意外中,竟然獲得了正收益!

歷史的英雄們,都是在大多數人認為的危難和巨大損失中,通過自身的奮鬥和命運女神的眷顧,取得了改變歷史進程的正收益,從而載入史冊。有酗酒問題的英國首相丘吉爾在二次世界大戰時臨危受命,成功保住了大不列顛帝國的最後榮光。太監之子的曹操雖然在赤壁之戰中被蜀吳聯軍大敗,但不阻礙其最終稱霸資源最豐富的北方。

作為普通人的我們,該如何自處?

曹操 赤壁之戰

答案是槓鈴策略。

與資源投放在中等風險的策略不同,槓鈴策略將資源投放在中等風險以外的區域,即低風險和高風險的地方。這種資源分配方法就像我們平時鍛煉身體用的槓鈴,中間輕但兩頭重。這是塔雷伯在提出黑天鵝風險後,給予的破解之道。

槓鈴

應用到投資方面,槓鈴策略建議我們將大量的金錢用於投資保守的無風險資產類別,例如無風險長期國債或長期穩定增長的優質藍籌股;並將小量的金錢投資於激進的高風險資產,例如快速增長的初創企業股票或者困境反轉型公司股票。塔雷伯建議我們將80~90%的金錢投資於保守資產,並將剩下的10~20%金錢投資於激進資產。前者專注於資產的強韌性,保守的資產可以確保在金融危機期間,仍將獲得優於大市的回報。後者則專注於資產的反脆弱性,激進的資產讓投資回報變得更可觀。

這種投資組合策略,價值投資之父格雷厄姆在《聰明的投資者》一書中,也對防御型投資者提供相類似的建議。即建議將資金對半開並分別投資於保守的債券和普通股,其中債券和普通股的比例限定在25~75%之間。在股市高估時,賣出普通股,並將得到的現金買入債券;反之,在股市低估時,賣出債券,並相應買入普通股。這裡說的無風險長期國債,是指美國30年國債,其每年回報固定(固定派息),並在30年後由美國政府以面值買回。由於美國的長期國債沒有出現過違約,且作為全球唯一霸主,其債券違約風險幾乎為零。

大量投資無風險資產的投資者應該明白,他們的本金是安全的,且明白當初假定的風險雖然沒有發生,但假如它們不幸發生了,自己將處於非常舒適的位置。而為了取得回報高於長期國債的收益,投資者必須承受更高的風險。反過來說,買入風險高於長期國債的資產是以更高的回報為補償的,否則將沒此必要。

需要注意的是,債券並不意味著低風險,甚至是無風險。典型的例子就是恆大地產的債券。該公司由於負債嚴重且現金流斷裂,最終在2021年因無法履行一筆2.6億美元的債券償還義務而違約。為投資該筆債券的投資者帶來毀滅性的損失。

高風險並不意味著高回報。恆大債券的風險是高的,但最終並沒有為投資者帶來可觀的回報。恆大債券因為風險太高了,才不得不以遠高於同行的利息吸引投資者。如果我的信用評級非常好,銀行會爭著借錢給我,否則只能找高利貸了。

投資應該首先考慮的是本金的安全,而不是其潛在回報。你不能說本金不重要,而回報才是。沒有根的樹最終肯定會被風吹倒。它長得越高,被吹倒並帶來的破壞性越高。

你不能說,我知道恆大債券的風險很高,但我只要在它違約前,將債券賣給其他人,不就可以了。但路徑依賴會讓這種策略難以實現。

火雞每天獲得吃不完的食物,並不是因為牠表現得有多好,而是因為萬聖節快要來臨。

如何應用槓鈴策略?

槓鈴策略追求的是大量買入安全而潛在回報低的資產,和小量買入風險高而潛在回報高的資產。最終該組合的回報將比普通的做法更好。

現在假設你是一名在大公司工作的的普通員工。而你的朋友,小A是一名早上開Uber並且晚上做保安員的散工青年。誰的容錯率會更高?無疑會是你的朋友小A。因為,如果你不小心得罪了你的上司,或者你工作的行業突然走下坡,你將可能會成為失業大軍的一員。但小A沒有這個擔心,因為如果他沒辦法開Uber了,他完全可以換成去送外賣。這樣的結果是反直覺的,甚至你身邊的大多數朋友都會同意你的工作比小A優勝多了,直至你某天收到公司給你的離職通知。

以美國為首的布雷頓森林體系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金融危機。離我們最近的上一次危機是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全球經濟衰退和股市崩盤。今天我們仍面臨2008年危機帶來的問題,再疊加中美貿易戰和美國大幅加息的負面影響。

對此,我給普通業餘投資者的建議是,參考槓鈴策略,制定屬於自己的投資組合,以穿越牛市和熊市。對於不願意花太多時間在投資之上的人應該在投資上趨於保守。反之,可以採取較為激進的做法。

這裡說的花費時間並非是每天堅持看大眾財經新聞或跟著那些股評人的意見每天進行幾十甚至上百次的買賣,而是像研究一門學問那樣,鑽研投資。

在安全資產投資方面,我認為可以投資具抗跌能力的房產。一方面是投資房地產並不複雜,另一方面是你對這方面比較熟悉。因為這是你從小到大使用的和每天都會面對的資產。即使你不懂,你身邊有買房經驗的人都會毫無吝嗇地向你分享他的買房經驗。

如果錢不多不夠首期買樓的話,你可以購買淨資產超過80%為銀行存款的貨幣基金。這些貨幣基金的回報非常穩定,但有時可能會跑輸通脹。你也可以購買與通脹掛鉤的債券。在香港政府發行的就有iBond、綠色債券和銀色債券。除了銀色債券需要60歲或以上的長者才能購買外,其他債券都可以讓我們購買。

iBond回報

而風險高的資產投資則比安全資產複雜得多。

如果你不懂得股票投資,也不希望花太多時間和精力學習研究。那麼,投資大型國家區域性指數,如美國的標准普爾500指數、香港的恆生指數或中國的滬深300指數都是較為可取的做法。這些國家級區域性指數有很好的流動性,而且和該區域的經濟情況相關。你可以通過平時看新聞就知道現在的指數是高估還是低估。然後在指數低估時買進,高估時賣出。你甚至可以設定每個月拿到工資後定額投資這些指數。但無論如何,投資這些指數都是有風險的。而從歷史數據來看,它們為投資者帶來的回報,相較於長期國債而言,是非常可觀的。

槓鈴策略就是萬金油策略嗎?

對於激進投資者且願意花時間在投資上鑽研的人來說,他們需要更漫長的學習過程。也許需要經歷一個完整的牛熊轉換,也許是多個。槓鈴策略對激進投資者來說也許是他諸多策略的一種。但無論如何,我們的投資組合不應該是圍繞黑天鵝事件而展開的。黑天鵝事件從定義上就是發生概率很低的負面事件,即使它發生了,也不一定能按自己預先設想的情況出現。

所有的潛在風險是指該損失發生的可能性,而最終變成現實的只是多種可能性的其中之一個。

例如,2020年在美國爆發的新冠肺炎,引發標普500指數多次熔斷的黑天鵝事件。但最終指數熔斷並沒有引發類似2008年那樣的雷曼時刻。因為美聯儲的迅速救市,這次反而引發了新一輪的牛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